学校让李璧参加大崎市

/ / 2015-10-25
朔城区下西关村在马邑城西,与马邑隔河相望,但地势比马邑低。下西关紧贴明代马邑县城西关,元子河北为上西关,南为下西关。 旧时代,下西关村仅有赵德、赵禄、赵喜弟兄仨“赶高脚”,养着四五个驴骡,从南路运回锅灶、火炉、犁铧、菜刀、镰刀、砍刀,去时从...

  朔城区下西关村在马邑城西,与马邑隔河相望,但地势比马邑低。下西关紧贴明代马邑县城西关,元子河北为上西关,南为下西关。

  旧时代,下西关村仅有赵德、赵禄、赵喜弟兄仨“赶高脚”,养着四五个驴骡,从南路运回锅灶、火炉、犁铧、菜刀、镰刀、砍刀,去时从新磨村驮上胡油。

  治火眼,夏天到池塘边,将青蛙抓住,将青蛙肚皮贴到病眼上,轮换多个,眼痛即消。

  过年过节吃什么?除夕中午吃一顿擀豆面,买不起蒿籽,父亲秋后到马邑滩割溜溜蒿代替蒿籽。晚上吃豆面饺子。接神吃一顿白面饺子,萝卜丝鸡蛋馅。正月初二吃黍子面糕,为三弟过生日。正月十五中午黍子面糕,山药烩白菜,晚上素饺子。其余的日子就不知道吃什么了。

  早年,下西关村东是低洼积水的沼泽地,无法耕种。西南有块几十亩的高地,李姓于咸丰六年(1856)由石都庄村至此居住。村东有南北长50米,高三米的土堆,俗称“高崖”,人们在此傍崖掏窑,建土坯窑,搭茅庐居住,即为西窑子。

  1度,打造原创情感故事,碰撞经典影视影评,倾吐喜怒哀乐心情,直抒小诗美文情怀!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分享你的芬芳馥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旧社会妇女产后常常昏迷不醒,很多人就此死亡,非常可怕。李璧母亲每生一胎都要血迷,将生炭烧红夹出,放入醋中,置于她鼻子下边,她闻到这股气息就苏醒了。

  他到信用社贷款,想给老婆治病,信用社的领导说:“你缺钱就找公家,公家是做你了还是生你了,不贷给!”

  土改时他被定位经营地主,房屋财产都被分了。儿子尹昭,有四子。大儿尹红如,娶妻后离婚,无后。二儿尹斌如,在口泉煤矿井下被打死。三儿尹三红,大集体时上吊。四儿尹四红放羊,在太平窑水库给羊洗澡,淹死了。尹昭也在农业社时病死,一家绝户。

  男人们穿一件补丁摞补丁的短裤,上身光光地出地干活;女的穿一条破单裤,上穿布汗褡。冬天,把烂羊皮、烂麻袋、烂口袋缝补成衣,跟原始人一样。最难的是没鞋,有个孩子叫二反生,比李璧小两岁。他贪玩,大冷冬天在外不回家,脚冻得流脓溻水,一个多月不能出门。

  村东南方有“古城圪旦”,南边和西边有残存城垣土埂,高四五米,长约二里。今年91岁的尹来祥说,这就是寰州城,是一座土城、土围子。此城亦非南北向,而是偏向西南,民间也叫“圪料城”。

  灶火旁用土坯砌起两堵土墙,架上木棍,铺上高粱杆,抹上渣子泥。上面摆碗筷,下面置风箱,还能放些柴炭,有个名堂叫“泥桌子”。

  李璧家用的家具,一个铁丝箍口的破水缸、一个和面的二号盔、一个豁口的尿盔、八个黑瓷碗,共11件。筷子是用荆条(山春柳)或高粱杆做的。一只旧风箱, 把手磨得光秃秃。还有一个灯竖子,一块切菜板。

  手术没有麻醉,流出一大碗脓水血水,母亲昏过去了,随即注射了强心剂和止痛药。刀口不能缝合,里面仍有脓血。

  三月,母亲得了“奶痈”,左乳房肿胀如二人罐,化脓后呻吟、嚎哭,不能睡觉。父亲借了八块钱,买了些止痛的草药给她服下,又把蒲公英捣碎敷在疼痛处,不起作用。

  洪水过后,人们在旧村西一里建新村。建起新龙王庙,把旧庙泥塑请进新庙。一切停当后,下了三天三夜雨。

  发霍乱后,将炉灶中烧成红色的土(伏龙肝),碾碎放入碗中,白开水浸泡,澄清后口服。或用制钱蘸水,于胳膊腕里侧刮痧。或用针刺十指放血。

  龙王庙在村正东最高处,房屋冲毁,但泥塑没事。庙不是坐北朝南,而是偏向西南,所以村人也称“圪料庙”。此庙有五位龙王,还有牛头马面,二鬼判官,阎罗王。

 

1
横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