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班子和各个部门原本是完整独立的横手市

/ / 2015-10-25
1994年任新市北区第一任区委书记的辛毓明,也是老台东区最后一任区委书记,算是身临其境。“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经济和人口发展,老市北区、老台东区更是地域狭小,人口密度特大,发展空间...

  1994年任新市北区第一任区委书记的辛毓明,也是老台东区最后一任区委书记,算是身临其境。“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经济和人口发展,老市北区、老台东区更是地域狭小,人口密度特大,发展空间小”,辛毓明说,当时老台东区一平方公里上生活着三万多人,老市北区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别的区原来还有农村,农村户口转成城市户口,也能带来一片发展空间,比如市南有浮山所 、辛家庄,一直到青岛大学一带,再加上海岸线,也算是有地方,而老市北和老台东却没有农村,没有地方发展,招来了项目也没地方放”。于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下,为了城市发展,解决围城困局,青岛市进行了一轮力度较大、范围较广的区划调整。

  说起新市北区成立之初的城市面貌,时任新市北区第一任区长的王增元告诉记者,1993年市委市政府确定进行棚户区改造,新区合并以后,工作继续推进,“新市北区的棚户区占到了全市的60%,其中主要在老台东的范围内,比如仲家洼、下板坊都是当时棚户区的典型代表,老市北区也有一部分,主要在泰山路上”。

  “1994年4月正式下文合区,这个我记得非常清楚”,时任新市北区第一任区委办副主任的刘洪先老先生对于这段历史记忆深刻。他说,过去市内的几个区都比较小,也很拥挤,“老市北、老台东更小,面积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两三个办事处”,作为青岛的老城区,“这两个区就是咱们青岛市的居民大院”。

  市史志办的工作人员介绍,1992年,市委、市政府开始着手研究行政区划调整的事项,市民政局开始了前期调研。1993年,市民政局组织专人到武汉考察调整行政区划工作,研究调整的可行性,在综合考虑了自然环境、人口结构、生产发展、社会稳定等多项因素之后,最终形成的第七套调整方案于1993年年底在市委常委会上得到了通过。

  “要秉公办事、考察推荐,同时还得适当平衡,一定要公开、透明、公道、公正地对待干部,不能搞亲疏关系,厚此薄彼”,一位当时的主要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时老市北区、老台东区每个区都有包括街道办事处在内的三四百名干部,一旦要合起来,“工作规律、人事关系都打乱了,合二为一还意味着将近一半的人要‘下岗’”,这位老同志表示,街道办事处一级暂时不动,先忙区机关,“区委、政府、人大、政协、纪委、武装部六套班子,两个合一个,各自下边都有些部门,也是两个合一个”。“六大班子的40多个人,当时在新的市北区机关驻地(原老台东区机关)开会,连个能放开这么多人的会议室都找不到”,六套班子的负责同志从自身做起,谁也不许给自己的部下讲情,并研究出了一套“上级给下级打分,下级给上级打分,主管部门拿意见”的遴选方式。

  “20世纪90年代初,已经有很多人生活在老市北、老台东,却每天来回奔波到四方、沧口的工厂去上班,每天南北的人流量都很大”,那时的台东三路已经成为典型的商业中心,非常热闹,而老市北的即墨路小商品市场也正是最为火爆的时候。

  市史志办的工作人员介绍,当时老台东区的面积仅有7.48平方公里,人口却达22万人;老市北区面积仅为7.09平方公里,人口却达18.5万人。两区都没有发展余地,很多区属企业不得不建在崂山、四方区域内。“单纯的二合一,人仍然很多,地方仍然不够,所以,才从四方和崂山划过来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正是城区协调发展的基础和成效所在”,多位当时的党政负责人表示认同当时的调整方法。

  行政区划是城市管理的基础,一切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由此展开。青岛最近的一次行政区划调整是在1994年,当时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经济及社会各项事业的迅猛发展,青岛市东部大开发以及党政机关的东移,一幅大青岛的蓝图初现端倪。但是,每当青岛市要采取比较大的决策时,就会感觉到束手束脚,原因之一就是92平方公里的老城区基本是沿胶济铁路展开,呈南北狭长的“带”状布局 ,严重束缚了城市发展,给市民生活造成很多不便。另外,当时的市

1
横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