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无法译为中文栗原市

/ / 2015-10-25
日本人的姓名绝大部分是用汉字写的,国人不能不说是一大方便。中国人译日本人名时,一般是照用原来的日文汉字,而读音则是按汉语拼音发音。不过,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日本的“和字”。日本民族在借用中国汉字的基础上自己又创造了一些方...

  日本人的姓名绝大部分是用汉字写的,国人不能不说是一大方便。中国人译日本人名时,一般是照用原来的日文汉字,而读音则是按汉语拼音发音。不过,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日本的“和字”。日本民族在借用中国汉字的基础上自己又创造了一些方块字,这类字在日本被称作“和字”(或国字)。例如藤原咲平这个名字中的“咲”(注:音xiào,古同“笑”。)字就是和字,它既无汉语读音,也无法译为中文。目前在我国,究竟如何翻译这些和字,意见尚未统一。

  推荐于2017-05-18展开全部日本人姓和名的排列顺序同我国汉族人的姓名相同,都是姓在前,名在后。但是,由于日本人姓名字数的不统一,结分辨姓和名带来不少麻烦。其他国家的人往往分不清哪些字是名,哪些字是姓。例如,中国人一般都知道太平正芳的太平是姓,正芳是名,然而像“八木下弘”这样的姓名就不易辨出“八木下”是姓, “弘”是名了。因为在日文中“八木”也是姓。为了方便起见,日本人在正式署名的场合,常常把姓和名按各种方式隔开。如森鸥外、并上清、二阶堂进分别写作‘森 鸥外”、“并上 清”、 “二阶堂 进”。这样,姓和名使一目了然。

  其次是简化字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日两国都在力图简化汉字,但两国的简化字多不相同。如“泽”字,中文简化为“泽”,日文简化为“尺”(左加三点水)。所以日本人名“尺(左加三点水)登俊雄”,中文应译为“泽登俊雄”。又如“滨”字,中文简化为“滨”,日文简化为“浜”。日本人名‘浜田幸一”,中文应译为“摈田幸一”。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此外,日本人姓名的顺序是姓在前,名在后,而许多西方国家的姓名都是姓在后,名在前。如“田中角荣”,西方国家译为“KakueI.Tanaka”(卡库爱伊·塔那卡),即角荣田中。从英、法、德等拼音文字转译成中文时,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就需要把姓名的位置须倒过来。

  日文中的汉字有汉音、吴音、唐音、古训、俗训等多种读法。这些读法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为音读,一为训读。所谓音读就是模仿中国古代汉字的发音,训读则是按照日本固有的假名字母发音。日本人的姓名有用音读的,也有用训读的,还有音、训混读的。例如[田中]角荣是音读,[栗原]小卷是训读;[幸田]益次即是音训混读。有些姓名既可以音读,又可以训读,例如川端康成的“康成”,音读念作(阔奥赛依),训读念作(呀斯那哩)。本人到底采用哪种谈法,别人很难确定。一些常用的日文汉字往往会有几种及至几十种的读音。例如,“顺”字仅训读就有二十三种读音。以下三个名字小的“顺”字埃音就不相同:[宫治]顺美子(斯米括)、[大田]顾彦(米其比括)、[大井]顺一(托西卡资)。甚至还有这样的情形:两个人的姓露完全一样,但读法却不相同。如,同是叫“清水顺”,一个读作(克哟米资·欧萨媳),另一个朗读作(克哟米资·斯那欧)。这种同字异音现象的大量存在,给辨别日本人姓名的读法造成许多困难。 日本人的姓名不仅读法复杂,而且没有统一的规律,就连日本入有时也念不沧确。所以,就连日本人初次见面时,往往要互相向问姓名的读音与写法,书写姓名时也常要注明读音。

  中国人读日本人姓名是按现代汉语发音,但欧美等使用拼音文字的国家却是按照日本的固有发音译音。也就是说,同一个日本人名在中文和英文中的发音截然不同。如:田中(塔那卡)英译为Tanaka,如果不懂日文,就很难想到是田中。日文中的同音异字更增添了译名时的困难。例如,“政夫”、 “政雄”这两个名字在英译中都写作Masao。如果将英文的Masao译成日文或中文,就至少要在政夫、政雄二者之间进行选择。

1
横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