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漫画、《镖人》和栗原一二都属于这家追求精品漫画的公司 创业栗原市

/ / 2015-10-25
目前,新漫画app上的正版日本漫画和原创漫画的存量并不算大,但是“不至于让读者吃了上顿没下顿”。朱槿表示以后既要争...

  目前,新漫画app上的正版日本漫画和原创漫画的存量并不算大,但是“不至于让读者吃了上顿没下顿”。朱槿表示以后既要争取“一年出一部特别好的作品”,又要坚持走内容精品的路线,“内容要慢慢去磨的,硬拿资本吹出来的东西,最后变现时怎么经得起考验?”

  根据创始人朱槿的介绍,前来商洽影视授权的公司有五十多家。目前,《镖人》已经进入影视化和动画化的最后洽谈环节。动画将与国内一流动画团队合作,在1-2年内将作品制作完成。其中,真人剧集将与网剧《画江湖之不良人》的制作方五元文化合作。

  朱槿并不担心邀请日本编辑过来会导致文化上或者对于中国市场理解上的水土不服:“好的作品是可以跨越国界的,像《行尸走肉》,表面上似乎讲的是僵尸,其实探讨的是人类在生与死之间的抉择,最后讲的还是普世价值。”

  虽然《镖人》在有妖气上的的点击率只有几千万,但是《镖人》在业内名气并不低。漫画爱好者在知乎、微博等平台上谈论高质量内容时,总会见到《镖人》的身影。

  和现在流行的少年漫相比,青年漫《镖人》是一部不一样的漫画作品。这本漫画讲述了隋朝最繁盛时期、在西域荒漠上的镖客“时代群像”,以其写实画风和硬派武侠风格锁定了许多成年男性读者。

  同时,优莱柏还出版高质量的漫画教辅书籍。朱槿说,“出这种教你怎么画漫画的书,我们都是亏本的,因为印刷成本很高,但是也没有什么人来买。但是我不做,就没有人做了,就是希望给想学漫画的人多一些帮助吧。”

  虽然一些中国内容开发方为了提高开发速度和内容质量,都倾向于优先选择日本的动画制作公司,但有着日本资源和合作的朱槿反而认为这不一定是最优解决方案,“选择国内的团队,还是因为他们在很多文化上的理解会更到位”。

  “任何类型都能出好作品,我们想的是怎么在类型内把东西做得更好,帮助作者解决问题。如果已经选择了一个作者,那么我们希望做他能做的东西。只有作者自己最想做的东西,他才可能把他全部的心血投入到里面,好的内容都有这样的特征。”

  此外,优莱柏还成立了优漫画平台,专门在线教导入门新人怎么创作漫画。这个平台的设想是能在最早开始学习漫画的人群中打响新漫画的品牌,帮助新漫画挖掘有潜力的人才。“我不要求你一上来就画得特别棒,反而风格上有自己的特点、能和别人区分开来,这样的潜质更加重要。”

  “工具是孵化体系中的一部分,也是最前端的一个部分。”朱槿认为,如果画手每天都在使用他们的工具的话,他们是可以取得与画手比较紧密的联系和沟通的。

  优莱柏在内容平台基础上利用日本漫画行业资源,为创作者提供相应的内容和开发服务,并且针对漫画的入门级作者创建了垂直平台以及工具型服务。与此同时,优莱柏还继续引进和代理部分日本漫画版权以及负责原创内容的孵化。

  创造未来公司的母公司优莱柏还和日本知名动漫技术提供商CELSYS合资开办了一家名叫联合优创的公司。CELSYS是一家已经成立30年、占据日本市场90%份额的专业作画软件与硬件公司。联合优创的主营业务是向漫画从业者提供相应的工具,根据朱槿的介绍,由联合优创负责贩卖的软件优漫画PAINT、优漫、RETAS,如果算上盗版的线万用户。

  在公司的分工方面,日本资深编辑在新漫画团队中主要起到提高已有作者能力的作用,而由中国人组成的编辑团队则在学习日本资深编辑经验的同时负责挖掘新人,以及向从日本来的老师提供中国读者最近的偏好和行业动态。

  “任何类型都能出好作品,我们想的是怎么在类型内把东西做得更好,帮助作者解决问题。如果已经选择了一个作者,那么我们希望做他能做的东西。只有作者自己最想做的东西,他才可能把他全部的心血投入到里面,好的内容都有这样的特征。”

  除了运营新漫画APP以外,

1
横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