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其实吧我觉得都好商量能代市

/ / 2015-10-25
顺便一提,昨晚她不顾邦枝葵的强烈反对,亲自和她对比了发育的尺寸,至于结果……不用多提,反正事情就直接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是一个身着哥特式‘女’仆服装的少‘女’,金‘色’的长发在脑后绑成了长长的马尾,美眸清澈的闪烁着光点,手里还拿着一...

  顺便一提,昨晚她不顾邦枝葵的强烈反对,亲自和她对比了发育的尺寸,至于结果……不用多提,反正事情就直接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是一个身着哥特式‘女’仆服装的少‘女’,金‘色’的长发在脑后绑成了长长的马尾,美眸清澈的闪烁着光点,手里还拿着一个只啃到一半的面包!

  “诶,是这样的吗?”谏冬见状,没有再去碰触炸‘毛’的小葵,她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手,依然是那一幅天然呆的语气说道:

  “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就在两个人因为无食充饥而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惊喜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好像,把那两个臭小子就这么赶出去,他们似乎也并不太好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你这家伙刚才偷笑了对吧?”邦枝葵的目光之中似乎是‘露’出来了一些杀气。(看小说去最快更新)

  “啊,被赶出来了啊。”古市站在魔二津的山脚下,面容有一些憔悴,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一块‘肉’还是好的,不是青就是紫,如果大致的看过去的话他整个人都是‘花’‘花’绿绿的。

  听到了这些,不止是她们两个,就连在不远处偷听的一刀斋老爷子都禁不住老脸一红。

  袭‘胸’,这其实并算不上是什么罪过,哪怕是真的从法律上来讲,重不过强‘女’干*未遂,轻则就是一个‘性’*‘骚’*扰*。(看小说去最快更新)

  反正,听到古市那些虽然八竿子打不着但是暗喻的意义相当明显的话后,谏冬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拉开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然后若有深意的看了看已经是满面红光的邦枝葵,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如果说刚才的话让邦枝葵感觉到有一些不舍的话,那么此时谏冬最后提出来的这些无疑就是附有破甲的暴击效果,直接击溃的邦枝葵的心理防御,使她变成了大破的状态。

  然后看着古市和焰王十分默契的把面包扯开,迅速的塞进嘴里面,那一幅狼吞虎咽的样子甚至让少‘女’觉得,自家少爷最近到底是遭了什么灾祸了,居然变得这么的……这么的,不拘小节。

  “古市~好饿啊!咕咕~”焰王不知道究竟算是他的肚子在叫还是他的嘴在叫,总之一直都在发出这种令人不太高兴的声音,当然了,他真的很饿,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和他在一块的家伙是古市,而且还用N多的他现在还用不上的东西来忽悠他成为什么男子汉,恐怕这一片的土地都要沦为火海!

  “……拿去吧……”虽然不太清楚她所称道的少爷究竟是遭遇了什么事情从而落魄的这样凄惨,少‘女’还是把手里面的面包递了过去。

  谏冬歪了歪头,有一些疑‘惑’的问道:“不过小葵,故事哥哥走了之后你就不觉得这个地方少了一点什么吗?”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们两个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别说是没有钱了,就算是有钱你又能吃到什么?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或涉黄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

  “最后一点,小葵啊!”谏冬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特意拉长了音调,语气和表情在一时间都变得非常的奇怪,拉着邦枝葵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故事哥哥不在了,以后你每个月心情不爽的时候你去修理谁去啊?”

  但是古市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就不对了,‘女’孩子的身体生长到什么程度,你‘摸’也就‘摸’了,你非得好死不死的当着这位美‘女’的闺蜜把这些话都说出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嘛,小葵不要紧的,故事哥哥说了,就算你是……噗,贫‘乳’,也是暂时的,一定会有的!”谏冬有一些调皮的调戏着自己这位眼看已经暴走了的好朋友,尽管有一些同情,可是说到关键的地方还是忍不住转过去释放一下笑意。

  “额……”邦枝葵突然有一点惭愧的想起来,这些日子由于是想要变强的‘欲’望,古市每一天可是相当勤奋的,不止是打水……

  然而

1
横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