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也宜又爬回来了能代市

/ / 2015-10-25
【我说不信,其实也是在说服自己,说服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偶然,而不是早早写下的判词。】 【那碟春饼安安静静的躺在面前,心里估计***。不吃也好,太久没做过,手生,感觉没放什么糖。】 我不能好了,算命的说我命途多舛,可我前半生顺风顺水,可能苦头要在后...

  【我说不信,其实也是在说服自己,说服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偶然,而不是早早写下的判词。】

  【那碟春饼安安静静的躺在面前,心里估计***。不吃也好,太久没做过,手生,感觉没放什么糖。】

  我不能好了,算命的说我命途多舛,可我前半生顺风顺水,可能苦头要在后头吧?——我也是时候尝尝爱情的苦了

  【我用这些悲哀的故事来提醒她,尽信书不如无书。她的一生或许平淡,或许某一天被突然点亮。】

  书里这么说我就这么信了,有什么错吗?它能成册能卖钱,至少应该不止我一个人会信吧,应该吧!

  (好好说话,从少用破折号开始。六道轮回又或是天问六爻,魂鬼灵精怪,我不耐烦亲自去过这一生,妄图从泄露的小小天机中窥见我的死法)

  (她说的要在话本里翻到头才能判,我说的是打一翻页就定下的调。捉住耳畔的发,勾缠在指间)

  我最近和周六野先生还有林芊妤先生学了好几招,早起一套五禽戏耍的虎虎生威,晚上寝前还舞一段天鹅臂,可以说是收效颇丰了

  (柔荑在鼻尖下略过,像兰台书桌上那一方砚床沉淀的墨成缕成胶,真的不好闻)

  【我漫不经心的笑,手指揩去一点她发梢的尘埃。谁又来庇护你呢,赵也宜。那本书差不多要被她的焦燥揉烂了。】

  【我送走赵也宜的时候偷偷咬了一口椿饼。我最近胖了点,所以在吃东西这方面很节制。还没咬两口,赵也宜又爬回来了。】 有病赶快治。

  【我不怀好意地下了一个定论。】如果你是颜狗,你就要抓紧时间,免得嫁给了王八还美滋滋。

  (我撩起裙子给她看我纤细的腿,又摞起袖子给她看胳膊,还想把她的脑袋塞进我的肚子看看我的腹肌)

  【我乐不可支。与天斗,没意思;与赵也宜斗,其乐无穷。我伸腿过去,笑她。】

1
横手市